12本好书 阅读亚洲

时间:2023-05-24

  说起亚洲,似乎总是带有异域、神秘和边缘的想象色彩。事实上,亚洲不仅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有着丰富而多样的历史文化内涵。

  说到底,“亚洲”原本只是欧洲人给东方很大一块地方命名的地理名词,就像他们常说的“近东”“中东”“远东”一样,这是从欧洲看东方生出来的一个地理概念。

  亚洲本来并不是一个在政治、文化、族群上有同一性的历史世界。亚洲族群太复杂,空间太广袤,文化太丰富,语言太多样。桑原骘藏就说,东亚、西亚、南亚、北亚以及中亚,差异非常大,单单从族群或人种上说,亚洲就包括了蒙古人、波斯伊兰人、印度雅利安人、马来人等。就算仅仅指我们最熟悉的“东部亚洲”,也就是环东海南海这个区域,也不那么简单,复杂得很。

  亚洲实在太大,任何一个历史学者在这种复杂、多样、差异很大的历史里面,都会感到自己的知识欠缺。任何一个学者都不敢说,自己可以研究亚洲。

  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半路出家,自己研究的主要领域,还是在中国史特别是中国思想、宗教和文化史,只是现在,越来越希望年轻一代学者在亚洲/东部亚洲的语境或背景中,来重新研究中国史。

  过去,我们都习惯了所谓“就中国讲中国”,只是在中国范围内以中国史料谈论中国,但这是不够的,可能要大大改变。所以,尽管大家将来要做的,也许只是个别国家的宗教、艺术和历史研究,但你一定要考虑,它与周边——具体到中国,就是亚洲——的文化背景和互动可能。

  如果我们能把这种超越个别国家的历史背景和文化联系,作为自己的研究视野,我们一定会看到一些过去孤立地研究某个国家宗教、艺术和历史的时候,可能发现不了的线索和被遮盖了的现象。

  《国史大纲》是一部简要的中国通史,用大学教科书的体例写成。内容包括自上古三代以迄二十世纪中叶之中国历史的演变发展,尤其是经济与社会、政治制度、学术思想的状况及其相互影响。全书力求通贯,便于读者理解中国历史上治乱盛衰的原因和国家民族生命精神之根据。

  钱先生指出,研究中国历史的第一个任务,在于能在国家民族内部自身求得其独特精神之所在。他反复强调中西文化演进不同,不能简单地用西方历史来套用中国历史,必须肯定不同国家民族之间文化的特殊性、差异性,以及文化价值的相对性。

  印度文明在众多领域的辉煌成就,以及它独特的价值观念和思想体系,使它在整个世界文明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辛加尔教授的两卷本《印度与世界文明》,特点是内容广博、时空跨度很大。作者以时间为经,空间为纬,综合了近代以来西方和东方学者从科学、哲学、历史、比较语言学、考古学、人类学等学科角度,清晰地展现了印度思想、文化在现代、当代与世界、特别是西方的交往与碰撞以及在碰撞中产生的作用。

  古代中亚的边界是不稳定的,它随时代而变化,随中亚部族与周边文明国家之间势力的消长而变化。一般来说,学术界对中亚有广义、狭义之界定:广义中亚指西起里海,东达兴安岭,南自喜马拉雅山,北至阿尔泰山;狭义中亚仅指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的两河流域地区。而本书的研究对象,主要是今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阿富汗所在地区,有时候也涉及与它们有关的地区。

  欧亚大陆的中心部分是本书关心的文化地区:中央欧亚,或者用一个不太冗长、但不太准确的地名称呼:内亚。内亚的边界是不稳固的;它随时代而变化,随内亚居民与周边文明居民之间势力的消长而变化。

  陈重金的《越南通史》是第一部以拉丁国语字写作、使用新史学方法编撰的通史。《越南通史》规模宏大,煌煌六百页,堪称鸿篇巨制,起自上古传说时期的鸿庞氏(公元前2879—前258年),讫于20世纪初法属殖民时期的1902 年。全书内容精炼而有系统,详略得当,主要历史细节均未遗漏。

  距今百年余年以前,东亚大地之文化殆无不以中国为惟一之微源地,而东亚诸国家亦咸兢兢以追随中国为当务之急,法律特其一端耳。

  著名法学家杨鸿烈从中国法系在世界法系中的位置讲起,论述了中国法系的内容和范围,并对中国法律在朝鲜、日本、琉球、安南的影响为核心内容展开叙述。本书已于20世纪30年代出版,此次再版请专家学者写有长篇评论文,并附上作者学术年表。本书对于了解中国法律在东南亚诸国家的影响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东亚百年国际争夺》体现了20世纪初德国地缘政治学者对远东局势的看法。本书收录豪斯霍弗1932-1944年间发表的6篇文稿。他评述分析了鸦片战争以降百年间英美日列强对中国乃至东亚的入侵与渗透、诸列强在东亚权势的此消彼长,阐释了自己兼具全球化视野和去西方中心化意识的空间观。同时同时收录了福赫勒-豪克有关东亚角逐著述(1942年版)的个别章节,他探究了俄罗斯向远东不断推进、日本在东亚及西太平洋上迅猛扩张的背景和条件,对东亚未来的发展格局做出了推断。两位作者的观点反映了德国地缘政治学界对东亚的关注取向。

  在马来群岛历史的相关研究中,《爪哇史颂》占有独特的地位。《爪哇史颂》是印度尼西亚满者伯夷王朝的一位宫廷诗人普腊班扎所写的赞美诗。全诗共98个诗章,译成中文只有3万余字。但这部诗作不仅有重要的学术意义,而且有无可替代的史学价值。这部诗作对满者伯夷王朝辉煌的时代做了全景式的描述,为读者再现了一个丰满的、跃动的、立体的帝国形象,为各相关领域的学者提供了不可多得的鲜活的史料。

  如对于中国、伊朗和欧洲的定居民族来说,匈奴人、土库曼人和蒙古人确实是未开化的,他们被展示出来的武器所吓住,被玻璃球和封官赐爵所吸引,恭敬地与耕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游牧民的态度是容易想象的。这些可怜的突厥一蒙古牧民在干旱的岁月里越过一个又一个干涸的水沟,冒险穿过荒芜的草原,来到耕地边缘,在北其里(河北)或河中地区的大门边,吃惊地凝视着定居文明的奇迹:成熟的庄稼、堆满粮食的村庄和豪华的城镇。这一奇迹,或者说,它的秘密——维持人类的繁荣所需要的辛勤劳动——是匈奴人所不能理解的。如果他受到蛊感,他就会像他的图腾“狼”一样,在雪天潜入农庄,窥视着竹篱笆内的猎物。他还怀有闯进篱笆、进行掳掠和带着战利品逃跑的古老的冲动。

  中国和波斯文明,尽管被征服,但反过来征服了野蛮的和未开化的胜利者,令他们陶醉,使他们麻痹沉睡,最后消灭了他们。

  勒内·格鲁塞创作的《草原帝国》一书,其范围除大中亚外,还包罗了波兰以东的东欧诸国,即东欧草原、俄罗斯草原、西亚草原、中亚草原和北亚草原。还有草原近邻的许多高原山地。西起多瑙河,东达贝加尔湖,北起西伯利亚,南到巴基斯坦的广大地区。现在,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主编的《中亚文明史》(六卷本)包罗的地区,正是格鲁塞《草原帝国》的范围,可以窥见格鲁塞这部著作影响的一个侧面。

  阿契美尼德波斯帝国在大流士一世统治时期达到了其疆域的巅峰,统治着从印度河流域到欧洲东南部和从喜马拉雅山脉的西端一直到非洲东北部的领土。古代史教授马特•沃特斯细致考察了阿契美尼德王朝历史,对历史学家在重塑和理解阿契美尼德历史时面临的多种解读问题进行了思考。沃特斯讲述了从公元前五、六世纪帝国的先人所生活的年代一直到马其顿征战后的阿契美尼德波斯人的故事。他用生动的叙述手法为我们讲述了帝国如何在两百多年的时间里保持着自己的活力并在中东、希腊和欧洲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本书从不同角度诠释了中东部落社会与国家关系的演变,考察了中东国家在本地区扮演的主导角色、部落和国家的持续交往、在交往过程中的变迁、这种变迁在中东地区所带来的相同或不同效果,以及当代部落结构和体系继续流变的原因。

  格鲁塞的代表作之一。分别为“近东与中东的文明”“印度的文明”“中国的文明”“日本的文明”的四卷本从1929年起陆续问世。由于其线索明晰、资料翔实、插图丰富、观点明确、文字简洁,在东西学术界引起很大反响,很快就被译成英文出版,成为世界东方学的必读书之一,也是了解东方文明(特别是艺术珍品)的简明教科书。


上一篇:美德日韩新能源汽车战略及意图比较
下一篇:国产高端医疗科技全新变革 联影医疗分子影像江苏布局首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