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医疗风口已来

时间:2023-03-20

  近年来,一项基于数字技术而诞生的全新治疗手段——数字医疗,在全球快速发展起来,大大丰富了医学诊疗的内涵和容量。作为全球的行业风口,数字医疗上下游,涵盖医疗器械厂商、互联网科技公司、传统医疗服务机构等在内都积极入局,统计显示,近5年全球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共新增了超15.4万件数字医疗专利。

  有人说数字医疗是蓝海,给患者、医生、医疗机构三方都提供了高效、便利的的诊疗服务;也有人说数字医疗是死海,因为数字医疗尚未完全寻找到与之匹配的商业模式,以及让企业能够可持续地研发与推广、医疗机构与医生有动力在临床上逐渐使用、让消费者与患者能够承受的价格。

  相对而言,美国数字医疗模式已经逐步破局,而中国的数字医疗面向风口,究竟前路何方?

  在不同的背景下,数字医疗定义有所区别。根据美国数字疗法联盟的官方定义,数字疗法是一种基于软件、以循证医学为基础的干预方案,用以治疗、管理或预防疾病。通过数字疗法,患者得以循证治疗和预防、管理身体、心理和疾病状况。数字疗法可以独立使用,也可以与药物、设备或其他疗法配合使用。

  在技术手段方面,美国斯坦福数字健康中心认为数字医疗包含5类数字医疗技术:①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机器学习(ML——Machine Learning)及包括深度学习、影像处理及高级分析等各种人工智能算法;②医疗信息化、基础设施和包括电子健康记录系统(EHR—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在内的数据管理系统;③包括 SaaS平台、基于云的软件工具和社交应用在内的移动应用和网络应用;④包括远程医疗、患者参与和医患互动在内的新兴临床护理模式;⑤包括可穿戴设备、传感器和其他物联网硬件设备。

  作为一个强政策推动行业,政府支持对于数字医疗的发展极为重要,政策的导向往往能够引导社会资源向行业集中从而促进其发展。可以看到,通过多年持续的政策引导,我国已经在数字医疗方面营造出良好的发展环境,实现了对相关企业的发展支持,该行业也逐渐成为了投融资的热点领域。

  近年来,我国已逐步把数字中国、数字化应用转化融入“十四五”规划,并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提出要“推动健康科技创新”“推进医学科技进步”“建设健康信息化服务体系”。

  我国数字医疗的建设规划呈现阶段性特点,与“五年规划”密切结合,并围绕规划形成了一系列宏观政策。自十二五规划开始,国家明确提出加强医疗卫生领域的信息化建设,有关医药、远程医疗的规范性法规相继出台,数字医疗建设全面展开;十三五期间,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临床信息化系统以及多层级医院协同发展成为关注重点,新冠疫情更催化了医疗卫生平台一体化和标准化建设需求,数字医疗基础底座逐渐成型。在“十四五”期间,政策将推动“普惠民生”为核心的数字医疗加速推进,打造以患者为中心的卫生医疗体系,并同步建设智慧生态医疗。

  2022年,医疗投融资市场处于相对较冷的状态。受经济形势影响,投资人的心态变得更加谨慎,整体上投资动作有所放缓。根据易凯资本行业大数据统计,2022年全国医疗健康领域投资事件共2012起,披露的投资总金额为1798.3亿元。这两项数值在2021年分别为2895起和3292.5亿元,其中投资总金额同比下降45.4%。

  从细分领域来看,有披露的热门赛道投融资案例中,生物医药类达到732.5亿元,共766件,医疗器械类达到375.2元,共796件,数字医疗类64.3亿元,共114件,医疗服务类33.5亿元,共155件。可以看出,数字医疗这一领域在医疗投融资市场具有一定的热门效应,但资金体量仍有待提升。

  回顾2022年,数字医疗的创新实践在国内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进展,正在从量变转化为质变,但在具体的实践道路上,中美逐渐呈现出不同特色的商业模式,具体而言,中国的盈利模式更多是面向院端及C端,多为基建项目或个人客户付费,而美国更多是面向B端客户,由商业保险或健康机构作为主力进行支付。

  美国作为数字医疗的发源地,数字医疗市场的发展历程远超其他国家和地区。借鉴美国成功的数字医疗公司,会发现付费方、患者流量、运营体系这三大关键要素,缺一不可。

  2020年8月,美国成立最早的远程医疗公司Teladoc宣布以185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美国成长最快的慢病管理公司Livongo,成为美国当年第三大收购案。

  自成立以来,Teladoc坚持以B端客户作为突破口,主要以B2B2C的模式覆盖C端用户。B端客户采购Teladoc的远程医疗服务作为福利提供给其客户、员工或其他受益人,这些C端用户则成为Teladoc的会员。

  根据Teladoc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客户平均的净留存率为104%,说明企业为这种订阅服务买单的意愿很强。那么如何使订阅会员流动起来,提高会员使用数字医疗服务则成为Teladoc运营的关键。

  横向来看,Teladoc不断扩展服务类型,为会员提供涵盖450多个医疗领域的全科及专科诊疗服务,并配备超5万人的专业诊疗团队为患者提供持续的线下指导与支持;同时,根据需要,Teladoc也为不同类型的心理健康患者提供进阶式的精神诊疗服务。

  纵向来看,Teladoc逐渐向专科服务领域延伸。通过收购Livongo,Teladoc在慢病管理服务得以深化,利用专业度逐渐建立起更强大的护城河。据了解,Livongo开拓了一种被称为“健康信号应用(Applied Health Signals)”的新型慢病管理方式,通过从患者大量的健康数据中筛选出“健康信号”,通过多种方式干预慢病患者的生活行为。从临床效果上看,在使用了Livongo的解决方案后,会员的血压、糖化血红蛋白、体重、抑郁指数等生理指标均发生明显的改善。

  通过横向纵向的同步深化,Teladoc以强大的医疗资源以及智能化的服务支撑,在2021年服务超1540万次线上问诊,实现同比服务量增长38%。

  作为院端数字化的代表,上海瑞金医院自1988年成立数据中心以来,基于数字化的底盘,持续推进院端数字化转型,对运营效率的提升进行了多维度的优化,已实施了包括精准预约、智能预问诊、电子病历互联互通、化验互通、无感支付等在内的多项数字医疗升级。

  目前,瑞金医院可支持患者通过APP实现智能分诊,通过与患者进行语言交流,智能化地为其推荐专家,智能分诊后30分钟内便能预约到号源。依托智能优先就诊引擎,可以帮助危重、疑难、有实际困难的患者提供优先就诊渠道。针对住院的场景,瑞金医院实现了床旁一体化服务,患者可通过APP完成住院的七大重点环节。在智能全程陪诊方面,患者入院后系统会提示患者行进路线及排队情况,诊疗结束后会引领患者取药,并支持在APP上查收化验报告结果。

  在服务C端客户方面,2022年国内数字医疗创新案例频出。诸如,复动肌骨的软硬结合智能一体化治疗解决方案,可为骨科和运动医学科的患者提供涵盖上肢、下肢、脊柱等部位骨科疾病与运动损伤的远程康复治疗;启益医疗通过数字技术与“全域模式”赋能呼吸疾病全流程管理,联动区域医联体提供包括慢阻肺筛查、诊断、治疗及随访在内的全程数字化管理服务。这些创新实践,正在逐步打造数字医疗的“中国范本”。

  在创新研发如火如荼的同时,必须注意到付费方始终是中国数字医疗一直以来面临的最大难题,目前绝大部分研发企业并未从根本上解决付费方以及商业模式的问题。

  从长期来看,数字医疗必须与保险支付方携手,向真正的服务+支付迈进。通过慢病管理、家庭医生等模式,释放医疗服务价值,提升医疗效率、改善患者健康,最终形成良性闭环。

  通过健康管理服务,数字医疗可以验证其在促进医疗资源合理分配、帮助患者重获健康的作用,使得支付方向其倾斜,解决付费方难题。我们可以看到,一些诸如微医、平安健康、京东健康等头部互联网医疗企业正朝此方向努力,探索中国数字医疗的破局之路。

  以微医为例,目前微医已与多家大型商业保险公司开展合作,聚集了大量的患者流量,并搭建了完善的慢病管理服务体系。通过APP可实现互联网问诊、续方、购药一站式服务,并连接公立医院的核心医疗资源,使患者在院外也可以与医生保持联络。对保司而言,通过为客户提供全生命周期的主动式健康管理,不但降低了客户潜在的赔付风险,同时也提升了客户的满意度,大大增加了客户粘性。

  结语:虽然中国的数字医疗尚处于探索阶段,但这也意味着更大的市场前景。站在风口下,可以预见数字医疗将在真实医疗世界里,将会充当一个高效率、高质量、低成本、高可及度的补充型角色,从严肃医疗的框架里和现有的医疗产业形成最优的结合形态。


上一篇:观察丨“中国之治”的全景展示
下一篇:海尔生物医疗获中国工业领域最高奖“中国工业大奖”